芫荽,大概是因为它有一股清新而浓郁的香味,我们黄梅俗称为香菜,但因为它和姜、蒜、葱一样,气味太浓烈,所以,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据史料记载:芫荽原产于地中海及中南亚地区,在公元前1世纪的西汉时期,从丝绸之路传入中土。张华《博物志》称
“张骞使西域,得大蒜、胡荽。”胡荽和胡麻一样,一个“胡”字,表明了身世来源,是外来的蔬菜和作物。

我们去吃饭都时候经常会被问到的就是有什么忌口的吗?放不放香菜?似乎我们印象里对香菜的评价总是两极的,一直倍受争议,似乎香菜好吃不好吃的讨论热度都能和豆腐脑是吃咸还是甜相比。

图片 1

微博上有条很有趣的段子:为什么地球上会有香菜这种如此恶毒的植物啊?它是对这个世界有多大的怨念仇恨才能散发出这么鬼畜催呕的气息?只需一小片就足以把满口食物毁灭至渣啊!更可怕的是在北方无处不在难以闪避…简直是凉菜毁灭者,豆腐脑专业黑,肉食破坏王!别凑热闹战五仁月饼了来战狗日的香菜啊!!

那么这个原本叫胡荽的外来作物,又是怎么演变成芫荽的呢?据说是南北朝后赵时,赵皇帝石勒认为自己是胡人,胡荽听起来不顺耳,遂下令改为原荽,后来演变成芫荽。还有的地方因其适合盐渍食用而称其为
“盐荽”
。明人屠本蔌在《野菜笺》赞曰:‘“相比芫菜,化胡携来。臭如荤菜,脆比菘苔。肉食者喜,藿食者谐。惟吾佛子,致谨于斋。或言西域兴渠别有种,使我罢食而疑猜。”这段赞誉,把芫荽的身世、特点、配菜、提味的特点,表述的明明白白。我想,那时候,不管是粗茶淡饭的平民百姓还是脍不厌细的贵族,都该是喜欢吃芫荽的吧。

我觉得香菜还是很好吃的。

图片 2

香菜的学名叫芫荽,别名胡荽、香荽,广东等地又称
“言西”、盐丝。香菜原产欧洲地中海地区,中国西汉时(公元前一世纪)张骞从西域带回,现在中国大陆东北、河北、山东、安徽、江苏、浙江、江西、湖南、广东、广西、陕西、四川、贵州、云南、西藏等省区均有分布。

芫荽的外形并不起眼,正如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上介绍的一样:“其茎叶细而根多须,绥绥然也。”这个
“荽”
字道出了芫荽的长相:植株柔细,茎叶自然分布有致。芫荽作为配菜,是一种饮食美学,因为它可以解油腻,去腥味,也就成了牛肉最忠实的伴侣,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端上来,如果加上切成细段的芫荽,那碧绿的颜色,看上去脆嫩清鲜,闻起来香味不绝,吃起来清爽不腻,顿时让你胃口大开。

虽然香菜是汉朝才传入中国,但是关于香菜的传说好像比我想象还要早一些。据民间传说,商纣王昏庸,朝政荒芜,崇信妖妃,残害忠良。周文王顺天意,主正义,集诸侯,讨伐商纣。赵公明逆天意,助商纣,命丧疆场。赵公明的三个妹子云霄、琼霄、碧霄为兄报仇,与姜子牙对阵。两军激战混乱中,杨戬放出
了哮天犬,把碧霄的裤档一口扯烂了。

图片 3

碧霄害怕露出羞处,臊的两手捂住羞处蹲了下去。云霄、琼霄一下于赶了过来,捡起一块条石,照准哮天犬的后脑勺打去,一下子把哮天犬打的脑浆四喷。

图片 4

碧霄裤档被扯烂,失了贞体。恨死了哮天犬,把死犬拿来扒了皮,吃了狗肉。吃了肉,喝了汤,解了恨,嫌狗皮和狗爪扔在那搭恶心,就地挖了个小坑埋上。谁知哮天犬也是得道仙犬,它的毛长成一种香草,后人称为香菜。

图片 5

我倒是觉得此香菜非彼香菜。前面我们说到香菜的学名叫芫荽,荽字还蛮有意思的。“荽”(
suī )是一个译音字。张骞通西域后,芫荽(伞形科芫荽属,学名 Coriandrum
sativum )传入中国,其古波斯语名称 gosniz
一并传入中国,音译为“胡荽”(胡对应go-,兼表“胡人”意;荽对应
-sniz,为新造字),这是芫荽最早的汉语名字。

与我来说,芫荽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儿时用芫荽做成的元宵茶。那个时候,元宵茶是我们黄梅春节、元宵节期间家家户户用来待客的必备品,大概因为其主要原料是
“芫荽”,在我们黄梅话中接近
“元宵”所以而得名吧。记得那个时候,每到临近春节,每家就早早的买好芫荽,洗干净,放在太阳下晒干生水,注意,只是晒干生水,不是晒干芫荽,好像说生水没晒干保存的时间不长,切细放盐渍上,然后装在一个玻璃瓶里。把炒好的黄豆,芝麻放在另一个玻璃瓶里。(黄豆好像要稍稍粉粹一下)待到有客人串门或自家饭后吃油腻了,打开玻璃瓶,一勺渍好的芫荽,一勺黄豆芝麻的混合,冲上一杯开水,喝上一口,那淡淡的咸,那浓浓的香,顷刻就会苏醒你的味蕾。那种滋味,那种感觉,是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那时候,这元宵茶,虽算不上特别贵重的饮品,但也不是敞开喝的那种,一般家庭做的都不多,主要是待客,就像今天的贵重茶叶。自家也就是吃了什么不消化,母亲才会泡上一碗我们喝,说来奇怪,每逢肚子胀气,喝了一碗元宵茶,不要一小会,那胀气的肚子就舒服了许多。多年后在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才知道,这芫荽有消食健胃的功效。只是这肚子胀气毕竟不是经常发生,元宵茶的诱惑对馋猫的我来说,犹如百爪挠心,也就或多或少,把自己本来轻微的不舒服,说的无比严重,以此换得一杯香浓的元宵茶。现在想来,精明的父母,如何看不穿我那一点小把戏呢,只不过源于浓浓的爱而不忍拆穿我那不犯原则的谎言罢了。

胡荽虽为直立草本,但初生时叶片大而铺散,多株丛植时,可成连绵一片,故后来又有“芫(
yán
)荽”一名,按李时珍的解释,“芫”是形容其“茎叶布散”,疑即“延”字之误。“芫”本音
yuán,本义是一种能毒鱼的灌木(即瑞香科瑞香属植物芫花 Daphne genkwa
);但自有了“芫荽”一名之后,“芫”成了多音字。

图片 6

作为古代中国人常用的调味品、蔬菜和草药,芫荽(胡荽)也用于比喻其他植物。比如天胡荽(伞形科天胡荽属,学名
Hydrocotyle sibthorpioides
),以叶形、气味似胡荽得名,至于“天”字,按李时珍的解释,指其药性是“气温而升,味辛而散,阳也,能通于天”。此外还有石胡荽、山芫荽等其他植物也因“芫荽”(胡荽)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