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女权主义并不是One Size Fits All !

西方的女权运动比我们早,照这个情形来看,我们似乎学习了一项好东西,但实际上却是,这种思想到了中国却完全变了味道,最根本的现象是,从一开始的为女权申诉到了演变成歧视男权的逆向歧视。

哦,不,准确的官方命名是:“国际无上装日”(International Go Topless
Day)。

生活方面

我捡起女权主义者脱下的乳罩,试图戴在自己身上。很遗憾,尺寸不对。

当下的中国,看似平静和谐,但类似这样的思想运动却从未停止,从北外女生的“阴道独白说”再到互联网上各种女权主义论坛和教导女权主义的文章成形泛滥,中国式的女权主义正呈现出一股病态式的发展。

男人随便光着上身,可能既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义务。

“伪女权主义者”最大的言行特色就是喜欢教唆别人如何对付当代男性,并将当代女性看似温暖舒适的日子视作男人给予捆绑的沉重枷锁。譬如,她们会将在家习惯性和公公婆婆搞好关系的儿媳妇看作那是“不必要的奉承”,会告诉女孩如何在一些细节小事上让男人“出手相让”,甚至会觉得“贤惠”和“懂事”这些词用在当代女性身上就意味着封建和堕落。因为在这些伪女权主义者的眼中,“贤惠”仿佛就意味着会做家务,“懂事”就是男人眼中的“听话”。如果教唆儿童有罪的话,请问这种刻意歪曲并愚弄人民的言论该判几年?

在女权主义者鼓吹女人无上装权利之前,男人们为了一睹女人的“胸器”,是要付出各种代价的。《花花公子》,《藏春阁》,脱衣舞酒吧,色情电影录像,样样都要男人们掏腰包。

恋爱方面

今天,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

表面上看,中国妇女解放运动似乎经历了漫长而坎坷的道路,它伴随而来的是到了今天为止还在不断被呼喊的“男女平等”“就业平等”等等等等。这股所谓运动的气势到了今天依旧锐气不减,本质上和近代以来不断涌现出来的各种为女权“申诉”的情感剧、伦理剧有着巨大的关系,以至于今天只要高喊“女权”都成了新时代女性标签,不懂得“女权”就会被那些“女权主义者”讥讽为自甘围着灶台孩子转的“腐朽堕落女”!

每年8月,在加拿大温哥华都会举办一个无上装游行活动,女权主义者们藉此为女士们争取像男人们一样的可以随便光着上身的权利。据说,参加此项的活动的男士则必须戴上乳罩。

图片 1

图片 2

倘若有一天男人打扮不会被人说成“娘泡”,结婚后女人赚钱养家也没人说男人窝囊,女人和男人拼酒也不会形容为“彪悍”,女人抽烟喝酒吹牛也不会被人说教;男人不必非要当英雄,女人不必非要做幕后;男人不必非要主外,女人不必非要主内;那这个社会是不是真的就“男女平等”了?

除了像休赫夫纳,拉里林奇这些靠女人的裸体发财的男人。

第二病――自相矛盾式的呼喊与行为

图片 3

而事实上,经常上网或发表一些极端言论的女权主义者在现实中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子遭受了很大的压迫,这部分人习惯了充当意见领袖,有的人迄今为止还依旧习惯拿着中国几千年来中国妇女遭受的压迫作为案例,霎那间又仿佛回到了民国时期。没有人会去注意这种借古讽今的言论背后所隐藏的,是对中国“男权”正在不断酝酿的逆向歧视之风,她们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伪女权主义者”

女权主义者们错把无上装当作一种权利来奋力争取,殊不知那是男人们暗地里求之不得的一种福利!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这种伪女权主义者还算不多,受到蛊惑的人也不多,可怕的是正是因为这些极端无耻的言论不但让中国一部分优秀女青年变得害怕了所谓的“女权主义”,弄得一个女人只要标榜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就好像是那种分分钟能要男人好看的女人。

女人随便光着上身,除了是一种权利,绝对也是一种福利。

真正的“女权主义”永远强调的是“行为正确”,而不会套用“政治正确”这种伟光正的帽子来放纵自己的任性骄横。

妇女们现在值得庆幸的是,女权主义者还没有拼命要求取消女性享有产假的“不公平待遇”!

战争如果被人带错了头,最多是输掉,可如果思想运动被人牵错了头,那所影响的将是整个国家人民三观的颠覆和破坏,而中国式女权主义运动似乎从一开始就被一些人给刻意带错了方向。

就像每年UBC“沉船海滩”(Wreck
Beach)的裸跑,市中心的裸体骑自行车等这些貌似女权主义扬眉吐气的活动一样,实际上却成了国际猥琐男欢欣鼓舞之日。

伪女权主义者们一方面认为自己完全不必依靠男人,却又喜欢拿男人为你花多少钱来衡量爱情的价值。在伪女权主义者心中,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将自己定向成为了上天赐予的“掌上明珠”角色,他们一边享受着类似“咪蒙”这种毒鸡汤言论中的女性独立崛起意识,一边又在不断的利用这股意识去要挟男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树立起当代女性受到尊重和掌控爱情的榜样。

今天,在温哥华市中心美术馆门前的台阶上,人们预期看到象美国行为摄影师斯潘塞图尼克作品中宏大的裸体叙事画面。

其实,“女权主义”从来没错,“女权主义者”也没错,错的就是这些先入为主的传播者,从一开始就让“女权主义”走向一条完全偏离了方向的不归路,本质上就是一场针对“男权”的扼杀与敲诈。

比如“同工同酬”,“同酬”听起来很振奋人心,但又没有想到“同工”会给女性的身体带来什么压力?

譬如伪女权主义者一方面不断高喊“独立自主”,一方面还不断充斥着各种“男人就应该xxx”的言论。

令人失望的是:大家所看到的,是一片猥琐男白袜男宅男以摄影爱好者的名义组成的长枪短跑对着十来八个无上装大妈那摇摇欲坠的乳房咔嚓咔嚓抢拍的画面。

图片 4

图片 5

婚姻方面

图片 6

事实上,完全主内的男人一定会被笑话,完全主外的女人也一定会被人议论。社会的分工本身有所不同,不必鄙视哪一种“工作”而做了另外一种“工作”反觉得光荣伟大!挣钱当然可以彰显女人的底气和尊严,而照顾家庭也可以显现出一个男人的温柔和体贴。

女权主义者在争取妇女的合法权益时,千万别走火入魔,走入自己为自己掘下的陷阱里。

真正的“女权主义”永远强调的是“男女平等”,而当代中国的“女权主义”却正在悄悄迈向“男卑女尊”

我姑妄把它命名为“猥琐男合法偷窥日”。

中国的文化界向来都是一个自相矛盾式的发展历程,也正式因为这样才能不断纠错改革。可放之中国伪女权主义者以及受到伪女权主义言论蛊惑的女性们,却彻头彻尾的上演了一出与“女权主义”和“封建主义”之间断章取义自相矛盾式的行为艺术。

图片 7